精誠醫學情報中心通訊 第11期

9
發表時間:2019-12-11 14:16

臨床研究中常用的實驗室檢查項目淺讀


每一個成功的臨床研究中都會有正確嚴謹的納排標準和適當的觀察終點。

在不同的臨床研究中,會根據試驗本身的特性設計出符合要求的特異性的納排標準和觀察終點,并以此來為試驗提出的問題做出合適的解答。

在通常情況下,在很多試驗中都會采取實驗室檢查指標作為觀察終點指標之一或重要的納排標準之一。

實驗室檢查是一種客觀且較為準確易行的檢查手段,在試驗方案的書寫,招募的進行,研究期間的管理中都起著較大的作用。

為方便加深臨床試驗相關工作人員對試驗的了解,本文會從醫學角度對指標及意義進行一些解讀。

   血常規類

1、紅細胞(RBC)、血紅蛋白(Hb):

紅細胞是人體最多的一種血細胞,是血常規最常見的指標之一。正常人群中紅細胞含量為成年男性(4.0-5.0*10^12/L),成年女性(3.5-5.5*10^12/L)。

而血紅蛋白則是紅細胞內運載氧氣的載體,為紅色的含鐵蛋白。人群中正常范圍是成年男性(120-160g/L),成年女性(110-150g/L)。

紅細胞與血紅蛋白通常作為反應人體貧血情況的重要指標,在多種試驗中常作為一種重要的納排標準和觀察指標,如可以反應貧血治療藥物的有效性,亦可以反應某些抗腫瘤藥物的安全性。

2、白細胞、中性粒細胞百分比、淋巴細胞百分比、單核細胞百分比:

作為臨床常用的感染檢測指標,白細胞是人體對應感染的免疫細胞,其人群中正常值為(4.0-10.0*10^9/L),而其中的中性粒細胞為對應細菌感染,淋巴細胞、單核細胞為通常對抗病毒、結核菌等。中性粒細胞百分比通常為50-70%,單核細胞百分比3%-8%,淋巴細胞百分比20-40%。

3、血小板:

血小板體內止血的主要血細胞,正常人群中數量為(100-300)*10^9/L,區別于凝血使得血液凝固,血小板其作用為聚集粘附于體內創傷部位,使得流血停止。在很多II、III類的醫療器械,尤其是需由外科手術來實現的器械試驗中,血小板常作為一種排除指標,血小板值過低會加大患者術后出血風險。部分抗血小板藥物諸如:阿司匹林、氯吡格雷等藥物的應用有時也因此被作為排除標準之一。

   血生化類

1、萄糖、糖化血紅蛋白:

葡萄糖(Glu)我們通常稱為血糖,是指患者血液葡萄糖的濃度,通常濃度為3.9-6.1mmol/L。

依據WHO2019年糖尿病診斷標準,一個隨機的靜脈血漿葡萄糖濃度≥11.1mmol/L或 空腹血糖濃度≥7.0mmol/L(全血≥6.1mmol/L)或兩小時血糖濃度≥11.1mmol/L可診斷糖尿病。糖化血紅蛋白(HbA1c)通常值為4%~6%。區別在于前者反應患者血糖情況,后者反應患者在一段時間內的血糖變化,在臨床試驗中,血糖或糖化血紅蛋白常為糖尿病治療藥物或生物制品的主要觀察指標。同時,因過高的血糖不利于患者創口愈合和身體恢復,并且對冠心病等疾病預后存在影響。因此,在很多試驗中,血糖控制不理想常作為一種排除標準。

2、肝功能指標:

谷丙轉氨酶、谷草轉氨酶、白蛋白、總膽紅素,谷丙轉氨酶(ALT)、谷草轉氨酶(AST)為肝細胞中含量較多的重要酶類,谷丙轉氨酶正常值為0-37U/L,谷草轉氨酶正常值0-40U/L,總膽紅素正常值5.1-19μmol/L,當這些指標明細升高時常預示著肝細胞損傷和肝功能下降,白蛋白主要由肝細胞合成35-55g/L,在白蛋白低于正常值時,可能反應人體營養狀況不佳或肝功能損傷。很多藥物經由肝臟代謝完成,肝功能不全會使得這些藥物對受試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有明顯改變,并且有些存在潛在肝毒性的藥物會加重對受試者的肝損害,嚴重違背法規。故肝功能指標在試驗的納排中是一種較嚴格的排除標準。

3、腎功能指標:

血肌酐(Scr)的濃度正常值為44-133μmol/L,其為一種人體正常的代謝產物,幾乎全部由腎臟代謝,血肌酐的升高,意味著腎功能存在異常,藥物的代謝途徑中,除肝臟外,另一條主要代謝途徑為腎臟代謝,腎功能的損害會使得藥物在人體內濃度進一步升高,對受試者的有效性及安全性會有明顯影響,因此在很多試驗的招募中,腎功能指標是一個重要的判斷標準。在腎替代治療有關的試驗中,其可作為一個重要的觀察終點。

4、心功能指標:

腦鈉肽、心肌酶譜,腦鈉肽(BNP)是一種主要由心室細胞分泌的激素,BNP濃度100pg/ml常作為心力衰竭的排除界值,低于這一數值往往不存在心衰。心肌酶譜是一系列可提示心肌損傷的酶類,對于心肌損傷的判斷有著一定意義。


   血氣分析類

1、PH值:

人體正常動脈血PH值7.35-7.45,PH值的任何波動異常都會提示著人體酸解平衡的紊亂,在很多試驗尤其是心肺疾病有關的試驗中,具有很大的參考意義。


   免疫指標

1、傳染病免疫檢測:

乙型肝炎病毒(HBV)、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梅毒螺旋體、丙型肝炎病毒(HCV),為我國常見的傳染性疾病,可以通過血液、性行為、母嬰傳播,法規規定在醫療行為中各類侵入性檢查和治療中都應嚴格處理確保病原體不會傳播擴散,正常試驗尤其是I期試驗或是II、III類試驗中,這類指標陽性患者若參與入組,可能會對臨床試驗的整體安全性造成極大影響,故除去某些特殊試驗,傳染病免疫檢測常常作為一種嚴格的排除標準。

2、自身免疫類:

自身免疫類為一系列檢查,作為風濕免疫疾病的重要判斷依據,其異常經過判讀可為診斷風濕免疫疾病提供重要參考。

激素類

1、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HCG):

其為早期妊娠檢測最常用的指標之一,大部分臨床試驗會排除妊娠婦女,血HCG的陽性則為其提供一個重要的參考。

2、甲狀腺功能:

甲狀腺功能常用的指標有T3、T4、TSH,其中T3、T4為甲狀腺素的兩種類型,直接反映甲狀腺素含量,TSH為促甲狀腺激素的縮寫,這些激素的含量反應人體甲狀腺功能,是否存在甲狀腺功能亢進或減退。在部分臨床試驗中在考慮納入排除中,甲狀腺功能也在考慮范圍。


   凝血功能

1、活化部分凝血活酶時間(APTT):

測定是臨床上最常用的反映內源性凝血系統凝血活性的敏感篩選試驗。

2、凝血酶原時間(PT):

其是檢查外源性凝血因子的一種過篩試驗,與APTT都是反應人體凝血功能的指標,不同于血小板止血的功能,凝血是指血液凝固形成血栓,封閉出血部分,二者明顯的降低也會增加受試者的出血風險,因此,除卻少數適應癥的特殊性,凝血功能在眾多侵入性干預的試驗,尤其是外科手術相關試驗中,也被嚴格作為一項排除標準。

3、纖維蛋白原(FIB):

纖維蛋白原是血漿中的一類蛋白質,在凝血中會轉化為纖維蛋白,如同一張大網,讓血液從液體轉化為固體,纖維蛋白原的升高有可能預示著患者有急性心肌梗死,在某些心臟病學試驗中會成一項重要的納排標準,而其降低會預示著肝功能存在問題,或預示著一種彌散性血管內凝血(DIC,一種嚴重的凝血障礙)發生。

4、凝血酶時間(TT):

這是纖維蛋白原轉化為纖維蛋白時間,這一時間增高預示著DIC的發生,或纖維蛋白原的含量不足及存在問題等多種情況,同樣預示著患者有較強的出血傾向。

5、國際標準化比值(INR):

是患者凝血酶原時間與正常對照凝血酶原時間之比的ISI次方(ISI:國際敏感度指數,由廠家測定并標定),是可以校正凝血活酶試劑差異對凝血酶原時間測值進行標準化報告的方法。


   總結

上文簡要介紹和分析了部分臨床試驗中常涉及的實驗室檢查指標及意義,對于實驗室檢查結果的分析判讀,是需要有經驗的臨床醫師完成進行,在試驗的設計和進行中,應當加大對這些結果的重視以確保試驗的穩定進行,同時保障受試者的權益。

參考文獻

1、劉佳敏. 臨床研究實施階段終點事件的管理[J]. 中國循環雜志, 2018(9):912-913.

2、萬學紅. 診斷學(第九版)[M]. 人民衛生出版社,2018(6):229-477.

3、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藥品審評中心. 藥物臨床試驗質量管理規范[Z].2003(8)